咲堇酱子啾_

安静地找粮吃

始隼 从兔王国开来的马车

刚掉坑对角色的认知不够但是忍不住开了下车

四舍五入是我第一次开车,大概开了个ooc车

角色归原作 ooc归我

好喜欢始隼呀!!!!!

链接在评论里,占tag致歉



☆天气是如此的炎热☆

始「真的对炎热没有办法,也不太喜欢待在有冷气的环境里」

始「所以最近每天都去隼的房间待着,今天顺便也替procella他们监督这家伙工作。」

始「真的是特别方便啊作为会魔法的人,还能够让身边保持适宜的温度真好」

始「这些话不能让那家伙听见,他会高兴得上天的。」


虽然东京不算是高温时常光顾的城市,但一年中总有那么几天能感受到难耐的热意。


不喜欢冷气的睦月始只能去找那位白色魔王——“一年四季附近都是恒温20°C♪”的霜月隼避暑。没曾想到,门缓缓打开,睦月始首先看到的是在魔王那头柔软洁白的头发上长了出来的一对巨大的兔耳。


在头脑中闪过一排问号和感叹号后,黑国王大人镇定下来,心里想着这个人身上发生什么都不必太大惊小怪。或许是看到始短时间内面部表情的变化,拥有兔耳的人下意识想要躲开。但是被睦月始一把摁住了。自家恋人以这种形态出现,睦月始还是很在意的。“隼,你头上的这对兔耳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呀,不只是兔耳哦,始你看看!我还长出了尾巴!”霜月隼转过身,他的身后确实有一团毛绒绒的小球,“始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


任谁看到都会吃惊一下吧?睦月始想,“……很可爱,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变成兔子呢。”


“说来话长……”,霜月隼开始吞吞吐吐起来:“作为白魔王的我也有向魔法妥协的一天呢,所以暂时同意和兔王国世界的自己交换一天形态♪而且今天的我生活习性上也会像黑田和白田他们一样!所以!始!!请给我喂食!!!”


“哈?”


总而言之就是魔法失败了?听不太懂也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吐槽,国王大人只有默认这个已经发生事实了。只是今天的隼没有像以往一样一开门就扑上来稍微有点不习惯。


以往这家伙一打开门就会飞扑过来整个人挂在自己身上,对于恋人过分的热情始已经习惯了,从第一次见到他,自己就意外的能够接纳对方的狂热爱意。


要说自己对于长了兔子耳朵兔子尾巴的隼的看法,除了接受其实还是有点喜欢的?


睦月始决定不去在意这件事情,极力去忽略兔子形态带来的违合感。在隼的房间中先认真完成今天的工作。可是没过5分钟,眼睛对着屏幕,然而余光却总能看见那对洁白的兔耳在晃来晃去。


“隼!好好工作,不要只盯着我看!”平时这家伙也经常在自己工作的时候捣乱,于是习惯性地用手摁住魔王大人的头。


“呀!”和之前不一样,手本该毫无阻碍顺利到达头顶,兔耳上柔顺的绒毛却磨蹭着他直至他摁到了隼的头。“始!好痛!!”虽然隼像之前一样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但是今天的声音却显得格外软腻。双只耳朵也颤了颤耷拉下来,“工作好无聊啊……”


“想休息一会也得好好坐着”始揉了揉隼的头,可能是因为魔法?今天隼的头发好像更加柔软。睦月始也心软了下来把手放下。


被偶像,现在已经是恋人的睦月始摸头就算是白魔王也会感到有些害羞,但是今天被始揉头的感觉让自己更加心慌,耳朵甚至开始有点发热。


“始,我就在你旁边坐着看你!”看着那团毛绒绒的尾巴随着隼坐下的动作晃动着,睦月始停下手头的工作,看着隼身后的尾巴。


“想要摸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哦!”顺着始的目光感受到了自己尾巴所在的地方有些发热,但是还是带着隼他那一贯轻挑的语气,“是始的话可以哦♪”


虽然说自己时常和黑田相处,但是在恋人身上长出的兔子尾巴有着一种不一样的吸引力。


被隼拉着手,睦月始把手覆上去,柔软的触感感觉相当不错,绒毛蹭着手心有些痒意,不自觉地就顺着抚摸起对方的后背。随着自己的动作,始注意到眼前的人脸开始染上浅红,还听到了细碎的呜咽声。始的手又返回到那团绒球上,轻抚着。感受到身旁人的动作,霜月隼则直接整个人靠在他身上。


温度在持续上升,魔王大人的恒温能力也变得没有用了吗?


“虽然始和我都养着兔子……但是啊,始知道兔子这种生物的习性吗?”隼断断续续地说着,身子越发无力。他想起了魔法失败的副作用,干脆顺势在始的怀中蹭了蹭,伸出手勾住始的脖子。


睦月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低下头轻啄着对方的唇,手从尾巴处转移至对方身下。“你是在解释你这里为什么那么精神吗?”目光犹如灼热的火,隼感觉自己已经将裤子撑起来的下面热度高了不少愈发肿胀。


“那么,始现在愿为我唱一曲『呜呼。髪を抚でて、頬を抚でて、御前を爱してやる。』吗?”虽然气息混乱,隼还是尽力地将既是歌名的歌词唱了出来。这首始的solo曲他可是循环了上千遍。


“是啊,只给你一个人开的live,可要好好享受了。”


周围空气仿佛在凝固,气氛愈发变得粘稠,夏季的高温终将战胜魔王。



他们拉上窗帘睡觉



真是可喜可贺,经过一场战役白魔王的兔子形态像传说中那样消失了。原本急剧上升的的温度开始缓慢下降,清凉感开始一点一点弥漫开来。


几乎是全身大汗淋漓的他们只能选择大白天去洗个澡,两人在浴室清理完毕后,始将全身无力的恋人抱着帮他擦干头发,突然有点怀念刚刚还在的那对柔软兔耳。


“呼——头上的重量终于消失了,我可以轻松转过头看着始了。”说完隼还开始摇头晃脑了一阵。


“我还以为你是故意变成兔子的呢。”睦月始笑着说,起身将毛巾放回浴室。


虽然是博学聪明的白魔王大人,有些时候却意外的天然呢。


“怎么会呢!魔王大人我还能变成猫咪,变成白虎!始喜欢什么我都可以变的!这样的话,就可以天天像今天一样又得到始的love又可以不用工作了吧!”然后,隼挨了今天的第三次铁爪功。


“你睡一觉起来工作还是要继续的。”始凑到隼的耳边,“还有,只要是隼,我都很喜欢。”


脸颊两边再次染上绯红,霜月隼觉得自己在光速去世。“始,我觉得我的兔耳又长出来了。”



晚间,月野寮的推特——


☆不定期占卜☆

隼「今天的幸运儿是1月出生的人,11月的要注意喽


海「今天真是不得了了!今天我和procellarum的各位回来的时候,看到我们的队长居然在认真工作!!」


隼「别说的我平时一点事情都不做嘛海,今天的话,我得到了始的LuckyVa☆始他太过于帅气了!!!!!心情相当难以言喻然后就变得动力十足!!!!始!!!!!」


大家「我们还是先让他好好工作吧……」



评论(3)

热度(72)